©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 错位空间 1.0

☆全职喻黄,少天17岁生日快乐!

☆版本1.0,版本2.0,设定存在差异。

☆一盘大棋hhh(并不)

  

  

  

      喻文州和黄少天维持着推门的姿势,面面相觑。

      事发突然,故事不知要从何说起。如果要说的话,大概就从这一刻讲起就够了。

      两人是同事,也住前后楼,只不过因为上班时间稍有差异——毕竟是一个提前到半小时一个最后一秒打卡的——所以并不相熟。

      这天周末,黄少天一个电话call了喻文州来家里拿文件,虽然两人是前后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都住在五楼,501和502,光爬楼梯也要颇费一番力气。喻文州也是向来好脾气,拿了外套推门就想走,谁知这时家里来的一个电话打得他猝不及防,就耽搁了些时间。

      那边黄少天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干脆抄起文件来推门想给他送过去。

      这边喻文州匆匆挂了电话,连外套都忘了穿推门就想赶紧赶过去。

      ……

      有的时候,新世界的大门就是这样被无意间打开的。

      现在让我们回到开头,喻文州和黄少天维持着推门的姿势,面面相觑。

      你为什么…在我隔壁?

  

  

      “于是……我们这是碰到空间错位了?”黄少天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看得沙发上端坐着的喻文州有点眼晕,“开玩笑吧,这么超自然的事情你也信?”

      话一多好像更晕了…喻文州抬手示意他坐下,“不是我信不信,不可否认的是它现在的确发生了啊。”

      “也是哦,那要不然,我们换个打开方式再来一遍?”

      “怎么换?把门往里拉吗?”喻文州一个没忍住,嘴角的笑容瞬间漾开,牵动着眸子微微下弯。

      原来他笑起来是这样的啊,黄少天脑子里突然蹦出这样的念头。说实话,与喻文州不熟是并非全是因为不能一起上下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最初对喻文州的印象并不那么好。

      所有人都觉得喻文州这个人温柔沉稳,是那种就算你不喜欢他也无法讨厌他的类型。但黄少天不,他的世界向来黑白分明敢爱敢恨,字典里没有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词。但他也并非无理取闹的人,所以选择性的无视喻文州。

      换句话说,就像一把利刃碰上了一块磐石,本身便不是一个种类的东西,你不承认它,却也不能判断它是好是坏。当然也就不可能接近他了解他。

      但是,喻文州这样一个笑容,就好像黑与白中忽然多了一道金色的光,磐石的表面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隙。让人不自觉的想去看清它,融入它。

      “…少天?”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走神了。”黄少天回过神来,懊恼着自己怎么因为别人一个与平时不同的笑容就胡思乱想……等等,他刚刚叫我什么?

      “对了,你的文件。”不知道是不是想掩饰自己刚刚一瞬间的尴尬,黄少天想起了被两人遗忘已久的罪魁祸首——或是说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谢谢。”喻文州起身接过,朝黄少天点头致谢,却发现他突然锁了眉盯着自己,“怎么了?”

      “你怎么没穿外套就跑出来了?前后楼也不行啊昨天刚下完雪唉化雪多冷你不知道吗?”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絮絮叨叨,有点发愣。

      向来都是自己习惯性的照顾别人,就连父母也不多操心自己,在他们看来,儿子在照顾他人那么周到,照顾好自己肯定也没问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从来没有像照顾别人那样关心过自己。

      然而黄少天,这个在他记忆里一直在焦点中心张牙舞爪的人,没有责怪他为什么来晚了,而是注意到了他没穿外套会冷。

      冬日里的暖阳,也不过如此吧。

      “…没有,很暖和呢。”
 
 
 
      新世界的大门里,还有改变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见解的功能吗?

      也许,只是我们还未到相知的时间吧。
 
 
 
      喻文州站在门外,抬手,放下,再抬再放,重复了将近五分钟,却始终没有下定决心敲下去。

      对面门上的春联依旧是黄少天家的那副,说明还没有换回来,自己隔壁住着的依旧是黄少天。虽然昨天黄少天表示这样错位也挺好的,拿个文件什么的也更方便了。但是……像这样贸然叫他一起去上班,是不是太唐突了一点?

      要不还是,算了吧。

      喻文州摇了摇头,转身下楼。

      那天阳光很好,还未化净的雪映照着阳光撒进阴暗的楼道,空气中的尘埃粒子都清晰可见。喻文州还在二楼碰见了晨练回来的王大妈,笑着打了个招呼。

      “小喻啊,早。”

      “阿姨早啊。”

      喻文州这样的脾气是上了年纪的人最喜欢的,这栋楼里的人他基本都认识。

      就在喻文州刚刚走出楼道门的那刻,501的门忽然开了。

      “完了完了完了黄少天你干什么吃的!明明要提前半个小时看看能不能和人一块去上班的!这下好了晚了十分钟人家早就走了好吗!啊啊啊我是不是傻啊……”

      夺门而出的黄少天碎碎念着抱怨自己的拖延症,熟不知几分钟之前那人就站在自己的门前。

      连擦肩而过都算不上。
 
 
 

      到了公司,喻文州果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过看起来也没比他早到多久。

      “喻文州喻文州,”黄少天晃过去,“你看我今天是不是来的挺早的呀,可是还是没能碰上你啊。”

      “没有,其实我也刚到。”喻文州抬起头来看他,“不介意的话,下了班一起回家吧?”

      “唉这才刚上班你就想着下班啦小心BOSS找你哦!好啊一起回去……不对,我早上开车来的呀晚上得开回去,下次吧。”

      是吗,喻文州收起眼底的遗憾,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那明早?我在地下停车场等你,需要先热一下车。”

      “好啊,就明早,我一定会早起的...欸你别笑啊相信我信我啊!喻文州你做人不能这样的……”
 
 
      那天时间好像变得格外快,中午黄少天端着外卖去找喻文州一起吃,引来了不少奇怪的目光。
 
      “黄少你什么情况啊,怎么突然和喻文州关系这么好了?”郑轩还偷偷问了一句。
 
      “嗯?怎么了啊?就感觉他人其实挺好的呀。”黄少天不以为然,别人的目光?他才不在乎这个呢。
 
 
      下班后各自开车回家,喻文州稍稍落后一步,等上楼时黄少天已经站在楼道里笑嘻嘻的等着他了。
 
      “不知喻先生可否赏脸,与我共进晚餐呢?”
     黄少天拉开门,做出请的动作。

      “当然,我的荣幸。”
      喻文州勾起唇角,侧身走了进去。
 
      晚餐与平时并无不同,很普通的家常菜,却因为多出来的一份碗筷似乎有了什么微妙的改变。

      就像再坚硬的磐石,一旦出现缝隙让利刃插入其中,便是再难分开。
 
 

      时间就在这样的改变下一点点溜走,两人每天一同去上班,却从来都是谁先到地下车库谁开车。晚上回来时,也都是副驾驶上那人先一步上楼,在楼道里等另一人上来,然后随着心情去谁家吃晚饭。
 
      五楼便是顶层,一般不会有人上来,两人干脆在楼道里布置上了小套的桌椅板凳,甚至还有两人份的茶具。花花草草当然也少不了,喻文州感慨道真是没想到楼梯间都能这么有诗意,黄少天吐槽他别逗了这就是占用公共用地。
     
      一番斗嘴说笑,仿佛就是一辈子。
 
 
 
      “你最近怎么了?”王杰希来的这天刚好黄少天出差,喻文州替人招待了他,反正都认识。
 
      “没什么...就是碰上空间错位了,感觉还挺新奇的。”喻文州随口答道,却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正不自觉的上翘。
   
      “空间错位?”王杰希闻言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
 
      “这种现象我听说过一点儿,就是两个相似的空间因为磁场混乱而发生的错位。”王杰希定定的看着喻文州,“但是这种错位并不是永久的,一旦磁场恢复正常,错位空间就会消失,也就是回到原位。”
 
      “但是...据说归位后,错位空间的里的人会失去错位时的记忆,而相反的,原有空间的人则会保留记忆。”
 
      “你是说......少天会忘记这些天来的一切吗?”
   
      “……”
      沉默便是最好的答案。
 
 
 
      喻文州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送走王杰希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魂不守舍。
 
      为什么听说少天会忘记与自己相关的点滴,心里会突然揪着疼了一下。
      自己对他,真的只是兄弟朋友吗?
      自己对他是什么样的情感…自己对他……
      终于理清了。
 
      既然这样的话,不必再有无谓的挣扎,就这么顺其自然的让少天,忘了我吧。
      假装遗忘,这样也好。
 
 
 
 
      几天后,出差归来,风尘仆仆的黄少天急匆匆的往家里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急切的想见到喻文州。
 
      好像离开他一秒都不行,离开他的每一秒脑子里都是他。
 
      ...完了,黄少天你绝对栽了。自暴自弃的想着,眼神却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欣喜。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嘛!都说缘分天注定,既然老天都费劲苦心的搞个空间错位来撮合我们,那为何不恭敬不如从命啦?
 
      想通了的黄少天,哼着哪首不着调的歌,一蹦一跳的回了家。
   
   
 
      楼道里依然充斥着花朵的清香,茶具也还未来得及收起来,一阵名为熟悉的气息铺面而来。
      除了...隔壁的春联。
 
      以前在等喻文州的时候自己研究过很多次他家的春联,上面的内容倒背如流,所以这断不会是喻文州的门。
      莫非换回来了?
 
      黄少天扔下行李就往外跑,一口气飞下五楼又爬上五楼。
      他敲开了喻文州的门。
 
 
      门开了,喻文州有点疑惑的看着黄少天,脸上的微笑礼貌而疏远。
  
      “欸真没想到我出了趟差这空间居然换回来了……”
      “不好意思,请问你在说什么?”
 
 
 
 
【1.0  END】
 
——————
好吧我知道生日发玻璃渣是会被雷劈的...相信我啊我只是试图双更结果失败了啊!!
所以HE的2.0版本过几天会补超链qwq,请不要嫌弃我。
大概就是喻队错位到了少天的楼上,却因为两人没有一起走过楼梯  楼下的人事物都是正确的而先入为主,以为是黄少天错位会忘记一切,察觉到自己心意的喻决定顺其自然让他忘记自己却不曾想失去记忆的自己....
看不懂可以问我啊!我知道自己脑回路清奇!

其实说实话,要想为粉丝和热度着想的话,在这时候发文简直是最不明智的事情,
但那又怎样呢?
我的剑圣大人,少天,生日快乐。
17岁的荣耀与你同在。
           
 
 

评论
热度(15)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