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杰佣】 你救的人救的你

☆第五人格,大概杰佣 加个园丁,其实就是想苏奈布
☆标题正着读反着读都成立,非常短,没啥剧情,随手摸鱼,我流人物性格
 
 
 
 
      新一轮游戏刚开始不到三分钟,求生者这边已经回去两个人了。
 
      “这场监管者谁啊?蜘蛛?”佣兵看了一眼不远处带着新增的伤仍在奋力拆着狂欢之椅的园丁,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单手撑着窗框翻出房间,佣兵几个起落到了正起身收拾工具的园丁旁边,将自己从开局便一直握在手里的镇定针递给她:“用了往逃生门跑,少拆点椅子,抓紧解电机,至少把地窖刷了。”语毕露出了一个不那么熟练的微笑,“我去引开他。”
 
      园丁愣了愣,接过针筒,眼中的戒备渐渐融化,“...是杰克。”
 
      “终于肯跟我说话了?”佣兵的笑藏在帽檐底下,“猜到了,不过谢谢。”
 
      “等等!那边没有逃生门——”园丁急切的喊声从身后传来。
 
      佣兵的回答仿佛穿越了好几个光年而来,轻的微不可闻。
 
      “我知道。”
 
 
 
 
      跟过来了吧?佣兵蹲在军工厂的草垛后,听着来人不紧不慢的小曲儿,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心脏一阵熟悉的收缩。
 
      世人都认为佣兵是个为了钱不要命的活儿,但是不要命的日子久了,一旦归于平静,心脏仿佛就停止了跳动。
 
      安稳的现世不适合他,说起来还得感谢那位庄园主。
 
      佣兵半躬起身,眼睛紧盯着转角的墙壁,转了转护腕。
 
      “呦,小佣兵,这是要去哪儿?”
 
      细长的阴影从身后洒下,在战场上走神的后果从来就没有第二种。
 
      刺耳的警报声突兀的响起,佣兵悬着的心终于落下,现在这个距离就算杰克现在掉头去追也为时已晚,佣兵用一种近乎挑衅的眼神注视着那副苍白的面具,险些笑出了声。
 
      “怎么样?杀三放一,还能勉强维持你的照顾女士的英国绅士形象。”
 
      “那位园丁小姐没有听你的话,”杰克忽然开口,“她单枪匹马拆掉了我所有的椅子,真令人敬佩。”
 
      “白痴......”佣兵扶了扶帽檐,自己都没有想过能跑掉,居然还有人期望他能回去。
 
      “那家伙的女儿吗?也难怪。”杰克轻轻律动爪刃,“走吧。”
 
      “走哪儿?你可没椅子了。”佣兵心说这人脑子是不是也让园丁拆了。
 
      “逃生门啊,你要想走地窖我也没意见。”
 
      杰克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佣兵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放我下去!不是让我自己走吗!”佣兵挣扎的厉害却毫无用处。
 
      “呆在原地一动不动那么久,谁知道是不是坏掉了。”始作俑者的心情听起来很好,“抱一会儿又不会掉半血,何乐不为?”
 
      “……”跟这种人讲不成道理,本来就不能言善辩的雇佣兵索性闭嘴。
 
      “说起来,你看着这么瘦抱着怎么不轻啊?”
      “肌肉密度大,你懂什么。”
      “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我是个佣兵,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就免了吧。”
      “那…”
      “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既然是佣兵,电机还解的那么慢?”
      “闭嘴!”
       ……
 
  
 
      庄园再大,逃生门也终是到了,月亮不高不低的悬在上面,撒了一地的惨白。
 
      杰克看了一眼一身尘土躲在门外的园丁,弯下腰轻轻地放下佣兵,犹豫着伸出手,又缩了回来,想露出一个笑容,却又记起他看不到。
 
      像是感觉到了他的低落,佣兵回过头:“监管者,真的不会有惩罚吗?”
 
      “这算是担心?”杰克还是笑了,“放心,不会怎么样的。”
 
      “啧,敢骗我就回来弄死你。”
 
      “求之不得,”杰克抬了抬面具,露出棱角分明的轮廓,没什么血色的薄唇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那,期待再会。”
 
      佣兵没有回头,像以往离开所有战场一样。
   
 

      园丁从阴影里跑出来,一把抱住佣兵,她的肩还在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她来说,劫后余生,一次就够了。
 
      佣兵轻轻拍了拍她,示意她起来,两人一起望向逃生门那边的庄园,弥漫的雾气里传来不紧不慢的小曲儿。
 
      “艾玛。”
      “嗯?”
      “逃不出这里的,真的是我们吗?”

【END】
语音输入,可能有错。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4)
热度(43)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

想做个说书人,不掺情亦不落憾,惊堂木一起一落一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