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短〗这个出租车司机话有点多,不过挺可爱的。

☆乘客喻x出租车司机黄
☆来自今天我打车遇到了一个。。。话特别多的司机。关于出租车的高峰时间也是他告诉我的【捂脸
☆文艺甜向,事实上是剧情拖到自己都不想看,越往后越有病
☆一发完结,后续看心情
☆你能看到最后便是我最大的快乐。

        直到夜晚十点,喻文州才从蓝雨总部的大楼里走出来,一场董事会开到了这个时间,自己还喝了杯酒,于是我们的守法良民喻总准备打个车回家。
        出租车的高峰时间是下午6点到晚上10点,10点一过,大部分人就都回家洗洗睡了。此时的路上便空荡荡的,偶尔有辆车飞驰而过,带起一层尘土。

        道路虽然拥挤,却是寂寞的,因为它是不被爱的。

        喻文州平时也喜欢看些诗集,像《飞鸟集》中的这句话,明明白天那么繁华的街道,天色一暗便满园静谧,甚至不再拥挤,不会被爱,甚至无人记起。
        自己也是如此罢了。拥挤不堪也好被人遗忘也罢,都是寂寞的。

        沿街走了大概四五百米,喻文州听到了身后隐约传来的鸣笛声,转身看去,一道明晃晃的车灯正巧打了过来,还没等喻文州抬手遮住刺眼的光线,司机已经迅速关掉了远光灯。
        “哎那边的先生是要打车吗?上来就当顺路我送你一程啊!”出租车司机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并且难得的在这个时间还毫无倦意的样子,朝气蓬勃的样子很容易感染身边的人。

        像夜里的小太阳似的。

        喻文州微笑着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报了个地名,借着月光默默的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这个小司机。
        亚麻的发色,昏暗的光线下勾勒出来精致的五官,看起来和声音一样的年轻。最吸引喻文州的是那双眼睛,大大的,亮亮的,有着直达眼底的纯净。

        这是他平时所处的生意场所看不到的美好。

        “哎先生是要去xx路是吧,你看我这一天下来脑子都不好使了。不好意思啊。”黄少天的声音忽地传来,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
        后者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答道:“对,辛苦了。”
        黄少天似乎是对这样的关心十分感动,“没事没事,我送下你就回去吃饭了,真是的今天高峰期这么忙都没落着吃饭饿死人了……”
        “高峰期?”
        “对啊,先生你不知道这个6点到10点是打车的最高峰啊,平时忙起来就根本顾不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好饿。”
        喻文州似乎是看到了小司机委屈地捂着肚子的样子,不禁勾起了嘴角。
        “其实我们也差不多,刚刚开完会打算回家,没想到打个车也不容易。”
        出租车驶到十字路口停了下来,一闪一闪的红色数字有些扎眼,提醒着在座的两位这个红灯的长度。

        黄少天借着这个空当,转过头去打量喻文州。
        那个声音温润好听的男子正略显慵懒却不失礼貌的倚在车门和靠背的弧度中,双手十指搭桥放在腿上,一身笔挺的西装印证了他所说的刚开完会。
        这人留着现在男子少见的中分,却并不老气,温和的五官线条在错落有致的阴影下若隐若现,嘴唇很薄,微微一抿翘出一个温柔的弧度,不愠不火。
        如果让黄少天用网上的词语来形容,就是一个字,好苏。

        “该走了。”喻文州看着逐渐减少的数字提醒道。
        “哦好。”黄少天随即转过头去,挂档,踩离合,踩油门,动作从容不快却正好赶上红灯的最后一秒。

        “话说这位先生……我怎么觉得看你有点眼熟呢。”黄少天突然开口问道,紧接着自己便笑了,“这么问有点奇怪吧?不过我这人记性还不错啊总觉得在哪见过……请问怎么称呼啊?”
        “喻文州。”
        又是那个好听的声音,不过这次黄少天听了不是感觉很舒服,而是差点没一脚踩在刹车上。
        喻文州?想不到自己随便一趟车居然载到了蓝雨的总裁?
        世界真是小。

        听不到黄少天说话的喻文州暗自苦笑了一下,这个小司机不会和他们那儿的人一样吧,知道了他的身份就……
        “天呐我随便一趟车居然载到了蓝雨的总裁?OMG世界还真是小啊……”黄少天出乎喻文州预料的开始碎碎念起来,“话说蓝雨总裁都没有专车司机接送吗?还得自己打车真的怎么会莫名的感觉很可怜的设定是怎么回事啊……”
        什么跟什么啊,喻文州有点嘴角抽筋,却是止不住的向上抽。
        “我确实是蓝雨的总裁……至于没有司机专车接送,你也看到了,我的工作时间比较晚也不固定,就不想太麻烦别人了。”他听见自己带着笑意解释道,“不过打车不也不错吗?能遇到你这么可爱的司机。”
        黄少天深深的感觉自己被调戏了,哪有用可爱形容大老爷们的啊!
        然后他就不过脑子的喊了出来,还心虚的加了一句“我叫黄少天……”。
        “少天?名字很好听啊。”
        这个温温软软的声音叫着少天确实挺好听的,所以黄少天硬生生的把“朋友都喊我黄少”这句话给吞了下去。

        两人又随意聊了两句,目的地便到了。
        一段不长的路,二人却仿佛相互陪伴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出租车缓缓地停在高档别墅区的大门外,喻文州礼貌的付了车钱,尽管黄少天执意不肯收,他还是将钱悄悄留在了后座上。
        “慢走啊!话说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不慎得慌吗!”黄少天从车窗里伸出脑袋来跟喻文州道别。
        “确实有点呢。”喻文州微笑着回应道。
        “再见啦!”
        “再见,少天。”

        据说再见的意思是下次再相见。
        谁知道呢,这两个人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END】

评论(6)
热度(55)
  1. 温靥越洋情书 转载了此文字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