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中〗总裁的小司机话好多

☆总裁喻x司机黄    HE
☆要知道能一发解决的问题都谈不上虐。
☆前篇x2 请戳头像
☆居然有人看w开心,鱼块的日更。
 
 
      等黄少天赶到蓝雨时,看见卢瀚文在门口拼命的冲他挥手。
      “黄少!快跟我来!”卢瀚文虽然看上去一脸着急忙慌的样子,但眼底却是一派平静,“我已经封锁了消息,知道的就只有郑轩叔叔他们那帮人,我们进去再说。”
      黄少天断断续续的听着他的话,大脑还是没有从喻文州的失踪中缓过来。
      卢瀚文皱了皱眉头,现在黄少天的样子不可谓是不狼狈,早上穿好的衣服在奔波中被雨染上更深层的颜色,亚麻色的头发还滴着水,湿的最厉害的是裤脚,卢瀚文似乎看到了他跑步时脚边溅起的水花。
      还有那双平日里纯净的眸子,此刻却空洞,无神,一袭墨色渐渐蕴染在其眼底,掩去了其它的情绪。
      走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位置定位不到,GPS被干扰了。”
      “通讯设备损坏。”
      “没有发现任何威胁信息。”
      蓝雨总部,一群人正忙碌着,却看起来毫无进展。
      “黄少,我们现在完全找不到喻总,请问你有什么关于他最近的消息吗?”
      “昨天晚上我们在一起,他喝醉了,今早就不见了,不像是自己离开的样子。”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冷静到自己都不敢相信。
      “……”那人用沉默告诉黄少天,他的信息毫无作用,甚至还会被怀疑。
      “你这样看着我没用,”黄少天推开他,话少到难以置信,“我要去他的办公室。”
      卢瀚文朝那人点点头,快步跟上黄少天。
 
 
      “喻文州最近忙的脚不沾地,几乎天天出差,这个你们知道吗?”路上,黄少天忽然开口问道。
      “他确实最近很少在蓝雨,但蓝雨近期并不忙啊,我们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卢瀚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疑惑。
      果然,黄少天脑中快速运转着,最近G市每个区都没少跑,去的最多的是……
      “b区。”
      “什么?”
      “喻文州最近去的最多的是b区。”
      “……微草。”
      卢瀚文倒吸了一口凉气。
 
 
      黄少天一脚踹开蓝雨总裁的办公室门,快速的翻找起来。
      卢瀚文晾在一旁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得先去打开桌子上的电脑。只不过蓝雨人尽皆知,喻文州的电脑向来不设密码,所以他也没报什么希望能在里面发现什么。
      密码……错误。
      “黄少,喻总的电脑设上密码了!以前从来不这样的!”
      “以前?”
      “好像是……在你来之前。”
      “……让我试试。”
      他相信自己与喻文州之间的默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一种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值得自己去信任,也值得自己去寻找。
      输入密码。
      *******
      密码正确。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U盘,黄少天迅速敲击着键盘,手指尖在过快的移动中仿佛形成了残影,最后点了几下鼠标,黄少天以一个堪称帅气的姿势将U盘抛给了卢瀚文。
      “把这个交给郑轩他们。”
      “黄少你去哪?”
      “我是喻文州的专属司机。”
      他如此答非所问道。
 
 
      b区,微草总部。
      建立在一片绿荫之中的高楼也映衬着这令人放松的颜色,只可惜今天大雨连绵,连天空都是深灰色的,空气湿度之大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
      18层会客室里,打着领带的男子缓缓地放下两杯茶,眼神似有些无奈的看着对面坐姿有些怪异却一脸风轻云淡的男子。
      “……喻总裁,其实我们坐下来可以好好谈的。”
      “你都把我绑在这里了,还谈什么?”
      “我只要蓝雨在b区东部的一小部分,以份换份的生意,你为什么不满意?”
      “哎,”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是一抹无奈的笑容。
      “因为我中意的人,是从那里开始的。”
 
 
      黄少天驾驶着自己最开始的车——那是一辆性能很高的摩托,带上尘封已久的头盔,疾驰在瓢泼大雨中。
      他看到这辆摩托的时候就已经记起来了,自己的确是在媒体以外的地方,见过喻文州。
      不过就是因为这个,联系刚刚在电脑里一闪而过的信息,黄少天更加确信喻文州有麻烦了。
      不就是一点初遇的回忆吗,真的有那么重要?
      在我看来,没什么比你更重要。
 
 
      “不,这很重要。”喻文州笑着打断王杰希的话,“少了他就没有蓝雨,我可以这么说。”
      “……”王杰希意识到自己跟这个人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那么,喻总裁,我希望你能清楚的认识到,你现在在微草的总部。”
      他听着楼下逐渐嘈杂起来的声音,从身后摸出一把枪,慢悠悠的上膛,再缓缓的抬起手臂。
      “下面的话不用我说了吧,叫你的人离开。”
      噗,喻文州不禁笑出了声,并且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你不敢杀我。”
      “哦?”
      “我是你手里唯一的免死牌了,你也知道,我一旦死了,这里就会即刻被蓝雨夷为平地。”喻文州还是那个弧度的笑容,只不过多了一分胜券在握,“如果出了什么事……你还得尽力保我。”
      “……”王杰希无言,向下看了一眼,“可这样一来,蓝雨的主力就都不在总部了。”
      “你们蓝雨的人,还都是一个思路啊。”
 
 
      卢瀚文扶了扶蓝牙耳机,神色有些不对劲。
      “瀚文,怎么了?”
      “蓝雨总部……有微草的人。”
      “现在除非喻总能出来,否则我们就得同意微草的要求了。”卢瀚文暗暗叹了口气,心里却想着另一个人。
      黄少……就靠你了。
 
 
      “蓝雨的人都是一个思路啊……真嘲讽,不过很遗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会客室门口的男子有些懒懒的靠在门框上,“我不是什么蓝雨的人,我只是喻文州的专属司机。”
 
 
      “少天?你怎么进来的?”
      喻文州跟着黄少天在微草的大楼里穿行,边跑边诧异黄少天对这栋建筑的熟悉。
      “瀚文在微草有个朋友……别废话了先出去再说。”
      被黄少天教育别废话了呢,喻文州感觉心好累。
      一直跑到楼下的树林中,黄少天快速取出藏在一旁草丛里的摩托车,将头盔丢给喻文州一个。车开不进来的丛林却让摩托此刻畅通无阻,眨眼便甩掉了后面的人。
      “喂,瀚文,我们出来了,b区的蓝雨汇合。”
      “收到!”
      “坐稳了。”黄少天回头提醒了喻文州一句,却感受到他轻轻环住了自己的手。
      他说,少天,今天话好少,意外的很帅呢。
 
 
 
TBC

评论(2)
热度(40)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