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下〗总裁的小司机话好多

☆总裁喻x司机黄    HE    文艺甜向
☆完结篇,前篇x3  请戳头像
☆谢谢喜欢最开始的短篇的小伙伴们,要不然我可能不会继续写下去。谢谢!
☆之前排版突然凌乱了,然后又挨着恢复,结果发出来还是不对,连续改了好几遍,排版如果还有问题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
☆突然发现码文的动力,有时候原来不只仅仅有对角色的爱。【比心】
 
 
      一切仿佛又回归了平静。
      黄少天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惨白的天花板出神。
      自从那天以后,他就感觉不能好好面对喻文州了。黄少天边嫌弃自己边翻了个身。喻文州……那个心脏晚上肯定没喝醉,自己的话肯定也都被听见了……再加上“以前就见过”这种狗血到不像话的剧情……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自己肯定是被嫌弃了吧!
      黄少天呼的一下将抱枕拍在脸上,闷闷的想。
      不过自己也算是帮他解决了微草的那点破事,两清了吧,不过话说回来他好像也是为了自己才非得占着b区那块地儿不放的……
      黄少天表示心好累,他不想要州州想要静静。
 
 
      蓝雨喻总今天心情不太好,今天他的小司机没来报道。
      他觉得黄少天肯定是认为自己一开始就认出了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的打车,再到应聘他,都是在耍他玩,结果他却喜欢上自己了。
      被嫌弃了……吗。    
 
 
      结果就是两个善于自我检讨的人相互都觉得被对方嫌弃了。    
 
 
      b区东部的小镇是个安静的地方,遍地的商店都是茶铺和咖啡馆,舒缓的轻音乐回响起悠远的流唱,聆听着午后的暖光里令人感动的故事。
      “哎先生您好,您的Latte,请慢用。”那是他最灰暗的时期听到的最有朝气的一个声音,他有些烦闷,为什么世间会有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呢?
      “不好意思,我点的是ESPRESSO。”
      年轻的身影浸在午后的阳光中,看不清样貌,声音却清楚的传入自己的耳朵。
      “啊我知道!但是先生你看看你周围都这么低气压了,再喝这种苦咖啡小心抑郁啊。”少年似乎没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快,自顾自的说道,还支着胳膊一幅小爷我不走了就在这儿跟你说个明白的样子。
      他不记得那个午后他和那个少年辩论了多久,从今生此刻谈到宇宙大同。有的只是走出咖啡馆的神清气爽,和后来蓝雨的东山再起。
 
 
      喻文州抬起头,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这里。 
      “因为我中意的人,是从那里开始的。”
     烦烦咖啡馆,这是少天妈妈开的家店,自己就是在这里第一次遇到了刚巧在店里帮忙的黄少天。
     推开门,看到黄少天带着工作帽忙碌的身影,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个阳光温暖的午后。
     少年的笑容一如阳光一般温暖。
 
 
      “……文州?!”不过黄少天可没有时光倒流的感觉,一回头发现喻文州正站在门口,直接被吓了一跳。
      “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吗?喻文州勾起一侧唇角上前一步,“你今天好像没有来公司报道啊,我的小司机。”  
      “……!?”黄少天被吓得一楞一楞的,深深地感觉自己都要变成上次来店里却全程没说一句话的周泽楷了。
      “喻总……你……还要我啊?”话刚出口就被轻点在薄唇上的手指给打断了读条,黄少天只觉得那微凉的指尖在一瞬间将自己的大脑炸成了空白的一片。
     “什么要不要的,”
     “你本来就是我的啊。”    
 
 
      咖啡馆的会客室中,黄少天的妈妈有点心累的看着面前无意间冒着粉红色泡泡的二人。
      她刚下楼就看到喻文州一手轻点着黄少天的唇,一手揽着黄少天的腰的情景,不得不说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说无论怎么看,自己孩子都是个受啊……
      黄妈妈心好累。    
      “阿妈?”黄少天有点疑惑的看着自家母亲不断变换的表情包。
      “……挑个良辰吉日嫁了吧。”黄妈妈的语气无限心累,一副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样子。
      喻文州此时却会错了意,非常肯定的说着电视剧中的重点台词:“我一定会对少天好的。”
      黄妈妈瞬间炸了起来,“小喻啊,能让我家阿天在上不?”        
 
 
      “少天的妈妈……真幽默啊。”
      “……丢人,你不用管她。”
      “对了,少天。”
      “怎么了?”
      “我喜欢你。”
      “///”
      “我喜欢你。”
      “……嗯///”
 
 
      “那明天见了,文州!”黄少天像往常一样的将车停在喻文州楼下,精神满满的跟他道别。
      “嗯?”喻文州闻言却不满的哼了一声,“你还记得我第一次打车的时候最后你跟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
     “你搬进来的话,就不慎得慌了。”
     “我擦等等喻文州你……我哪记得啊你等等!谁说过要搬进去了啊!等等等等等等……”
      自己挖的坑,谁等你呢?
 
 
      夜里是一派寂静,落地窗前的男子搂着怀中的人在微弱的月光下勾勒成一幅画。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你来。”喻文州慢悠悠的解释着故事的开端,“到后来才反应过来的……”
      黄少天撇了撇嘴,都现在了还说这个?
      喻文州好笑的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俯下身去,在那人耳边缓缓开口,
      “少天,我还是喜欢,我话痨的小司机。”
 
 
【END】

评论
热度(48)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
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真爱,你要是说我黑人物,我就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