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 如果可以倒过来

☆百粉点文,双花工作向,OOC @知焰✧ 
☆脑洞突破天际…绝不套路,最近三次忙炸了啊写的也断断续续的,好不容易抽空更出来了…点文的小伙伴果咩QAQ
☆记得看标题。
 
 
      张佳乐最近天天头疼的要死。
      原因是自己手底下刚来了个助理,看人也挺帅的一小伙子,天天不按时打卡上班。
      其实要是放在平常,这种人早就被辞退了,但是时代的突变让招人都变成了一件难事,哪怕像霸图这种上市的大公司也不例外。
      你要是敢和你的手下说拜拜,你的上司就会和你道再见。
      张佳乐深信这个道理没完没了的苦恼着,抬手敲了敲桌面。
      “张经理,怎么了这是?”
      说曹操曹操到。
      张佳乐苦大仇深的抬起头盯着刚刚进门的孙哲平:“我说小孙啊……你要不要每天都来这么晚,全勤不想要了啊?”
      “你是说工资?”孙哲平轻车熟路的把东西往沙发上一放,“不要就不要吧。”
      张佳乐投降般的又把头砸回了办公桌上,这是他最苦恼的地方,威胁别人的伎俩在这个男人面前统统没用,不求升官发财的员工简直就是一朵奇葩,张经理表示很无奈。
      “用得着这么沮丧吗,你想发我也不拦着你啊。”孙哲平好笑的看了一眼张佳乐,转头竟是要走。
      张佳乐头顶冒出了两个问号,并凭空发送给了孙哲平。
      玩家孙哲平已接受到您的问号,又原封不动的扔了回去。
      “搞什么啊……”张佳乐望着男人的背影喃喃自语。
      “话说乐乐,一直叫我小孙不会很奇怪?”孙哲平忽然开口,回过头来冲着张佳乐笑了一下。
      “噫……那……大孙?”张佳乐觉得最近自己一定是智商下线的频率堪比隔壁轮回的孙翔,居然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猛然反应过来。
      “卧槽乐乐什么鬼啊你给我回来上班时间你要上哪去啊!?”
      恭喜玩家张佳乐解锁特定称谓【大孙】,并接收特定称谓【乐乐】
      玩家张佳乐:滚你大爷我根本没接受。
      系统:哦。
 
 
      林敬言在楼下碰见张佳乐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你这是要……打劫去?”
      林敬言指着张佳乐滑稽【划掉】的行头,忍了忍没笑出声。
      张佳乐伸手把黑色的口罩给摘了下来,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是吧,这样也能认出来?”
      “黑衣墨镜黑口罩,你没看见那边保安看你好几眼了吗?”
      “光看也不来问问我什么情况,这届保安不行啊!”
      “不行?那你敢辞退他们吗?”
      张佳乐无言以对,反倒是自己正在为同样的事烦恼。
      “老林你去帮我查查,我手底下最近来的那个孙哲平是个什么人啊?”
      “我刚好像看他出去了……等等,你这不会是要去跟踪人家吧?”
      “不许告诉老韩啊…不对,告诉他不要紧,关键是不要告诉张新杰……”
      “喂喂,上班时间呢,你打算上哪去啊。”
      咦,怎么感觉这句话莫名的耳熟呢?
 
 
      出了霸图的大门,一路开车向北走,张佳乐尽心尽力的指挥出租车司机跟上前面那辆车。
      在车速趋于平稳后,张佳乐靠在后座上微微出神。
      自己究竟为什么要跟出来呢?
      因为这个男人摸不透的行为很是神秘?肯定不是,自己明明对这种明显中二病晚期的行为不感兴趣。可是那又是因为什么……
      “小伙子这是干什么啊?”开口打断张佳乐思绪的是出租车司机。
      “我这是……”
      张佳乐顿了顿,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
      “我这是,想了解一个人。”
 
      对,是想了解他。
 
 
      这里是……义斩?
      张佳乐小心翼翼的从车窗了探出头来望了望眼前的高大建筑,恢宏的规模,北方特有的大气的横装,还有高高挂在主楼的一把巨剑,无疑是义斩的标志。
      难道说这家伙是义斩的?来霸图盗取内部信息以便于市场竞争?张佳乐越想越肯定,嗯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不过看起来这个间谍不合格啊,不按时上下班不怕引起关注是不是……
      付了车钱,张佳乐边神游边往义斩的方向走,按理说,自己不用头疼这个员工了还为霸图找出了一个间谍,应该高兴才对吧?
      为什么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来了?”办公桌后面坐着的男子看了看监视器。
      “嗯,我可以走了?”另一人靠在办公桌前,略有些许不耐的问。
      “去吧去吧,”男子没好气的摆了摆手,“有事别忘了回义斩啊。”
      那人似乎是轻笑了一声,转过身去声音稍带喑哑。
      “谢了。”
 
 
      “所以说,孙哲平其实是义斩的人?”林敬言语气严肃的在电话这头问张佳乐。
      “是的…亲眼看到他进了义斩办公层。”
      “……你先回来吧。”
      “好。”
      张佳乐放下电话的瞬间,并没有听到电话那头似乎是忍了很久的笑声,还不止一人。
 
 
      几乎不知道自己是以一种怎样的状态回到霸图的,一进大门的张佳乐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卧卧卧卧卧槽!!?大孙?”张佳乐下意识的喊了上午刚刚默认设置的名字,“你你你你不是出去了……”
      “看来你们的关系还不错嘛,大义灭亲啊张佳乐。”一旁被忽视的林敬言开口打趣。
      张•不明觉厉•佳乐:???(黑人问号?)
      “看在你心里还是霸图胜过私人感情的份上,特批离职了。”
      这时候要是还反应不过来,张佳乐就不配在霸图混了。
      只是……
      “孙哲平你到底想干嘛?”张佳乐转头问向孙哲平。
      “干嘛……”那个难得带笑的男人似乎是认真的想了想,随即伸过手去,
 
      “我看你的技术不错,要不要一起来开个公司?”
     
  
      K市,百花。
      “所以说……你是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要从霸图把我劫出来了?”张佳乐躺在百花孙哲平的办公室沙发上,一边吹着空调一边吃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樱桃。
      “是啊,”孙哲平干脆的承认,“连百花名字都早就想好了。”
      “霸图和义斩也都串通好了的??”
      “是啊。话说你当时还真是大公无私啊,”孙哲平放下手里的文件去戳沙发上那个悠闲的人,“话说回来,以前是霸图和我,要是百花和我,你又怎么看?”
      张佳乐在脸飞起一抹红色之前一把将手里吃了一半的樱桃塞了过去。
      “你闭嘴。”
      “好好好,反正都是我的。”
 
 
      你和百花,都是我的。
      如果……一切可以倒过来。
  
 
  
【END】
 
 

评论(12)
热度(35)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
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真爱,你要是说我黑人物,我就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