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双鬼】 唯独是你不能开玩笑

☆全职双鬼,百粉点文,校园向HE ,久等 @蓝雨-索克萨尔 
☆不良轩x学生会长策,额…双向?对于双鬼的感情把握不熟悉,如有OOC轻喷
☆你能看到最后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清晨的空气中饱含着二氧化碳,却还有人乐意出来锻炼?
      吴羽策路过学院的公园时无意间朝里面瞥了一眼,便十分确信那人其实是不知道这一点的。
      “哎,阿策?”
      刚想一声不响的离开的吴羽策闻言叹了口气,转过身看向正朝自己跑来的那人,眼里是满满的嫌弃。
      “李轩你知不知道清晨锻炼吸入的全是二氧化碳,这是初中知识。还有,不要大庭广众之下喊我阿策。”
      李轩迅速听出了吴羽策话里的先后顺序,略带得意的笑了笑:“好好好,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有啊吴会长,我才没那么闲大清早去锻炼呢——”
      吴羽策定定的看着一脸痞笑抱臂的李轩,两秒后从制服里摸出了手机,“喂,保安部吗?这里是学生会,南边公园有学员寻衅滋事,聚众斗殴。请马上派人来。”
      “??!”李轩直到吴羽策放下手机才反应过来,“我去阿策你卖队友啊!”
      “没事,你什么都没说。”吴羽策整了整手上的书,“选吧,跟我回去上课,还是在这儿等着被抓?”
      李轩一秒都没用就卖了自己那帮还等着他去约架的队友,乖乖的跟着吴羽策上课去了……
      ……跟着吴羽策上课上睡觉去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学校里开了批斗及表彰大会,批了一顿那帮约群架的小毛孩子,又借此机会狠狠地表扬了一番学生会的新任会长。
      “笑什么呢,又不是夸你。”吴羽策用胳膊肘顶了顶身旁自带蜜汁笑容的李轩。
      李轩微微偏头,在昏暗的灯光里冲着吴羽策轻轻的笑了一下,竟是有些令人发愣。那个平时总不正经的少年衬衫外穿着奶白色的无袖毛衫,身侧还点缀着红蓝相间的方框;柔和的黑发静静的垂在耳侧,安安静静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天天打架的不良少年。
      昏暗中隐隐发光的是少年的眸子,墨色里似是倾倒了一片银河,眼角微微下弯,满满的全是温柔二字。
      “没事,自己媳妇受表扬我开心。”李轩不自然的撇开视线,重新靠回了椅子背上。
      “李轩你开玩笑要有个度。”吴羽策听见了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
      那边好像沉默了一下,“生气了?开个玩笑,别介意。”说着拍了拍人的肩,以及扯出来一个微笑。
      无言,尴尬在二人之间挥之不去,李轩就只想抽自己,是不是闲得没事干。
      明明都想好了,不能拖他离开生活的正轨。
  
      吴羽策似乎听到了水滴在布料上的声音,却没有心情细想。
      他不知道为什么,听不到台上老师的讲话了。
  
  
  
      李轩最近逃课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吴羽策告诉自己本着人道主义要去找他回来上课,于是找遍了他常去的小吃摊,公园,乃至天台。
      没有人。
      掏出手机想打电话,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存他的号码。
      不知道他有什么朋友,不知道他不开心会去哪里,不知道他的家在哪儿。
      原来自己对他是这样一无所知。
      也活该找不到他。
  
  
  
      一个漫天乌云的夜,吴羽策平生第一次逃了课。
      他漫无目的走出了学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站在了一家酒吧门口。
      好吧,吴羽策耸了耸肩,推开了酒吧大门。
  
      满眼的霓虹灯交错相映,舞池里扭动的身姿,吵闹声瞬间灌入吴羽策耳中,却莫名的平复了他躁动的内心。
      “要点什么?”
      “一杯错过之人,谢谢。”
      吴羽策接过了那杯深蓝色的液体,拿在手里怔怔的看着,直到上面映出了第二个人的影子。
      “你怎么在这儿。”
  
  
      “辍学打工?”吴羽策一不留神喊了出来,“李轩你疯了?!马上高考了你跟我说这个?!”
      李轩静静的靠在休息室的衣橱上,一身酒保的衣服衬着他的身体格外修长。他一言不发的抿着唇,听着吴羽策愈来愈高的声调。
      “李轩我不管你在想些什么,赶紧跟我回去上课!辍学来这种地方打工?别开玩笑了你……”
      “开玩笑?”李轩突然开口打断了吴羽策的话,声音冷的不像他所熟悉的那个人,“为什么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吴羽策我喜欢你,你就当我是在开玩笑吧,我喜欢你。”
      李轩说完,转身想走,却被一双还在抖的手拉住了。
      “混蛋,唯独这件事你怎么可以开玩笑。”
  
  
  
      清晨的校道上人来人往,二氧化碳似乎变得更多了。吴羽策皱了皱眉,习惯性的往旁边的公园里看了一眼。
      “哎哎阿策你看什么呢!帅哥在这儿呢!”声音从身旁传来,让人无比安心。
      “看看有没有人还大早上约架,也不怕缺氧。”吴羽策懒得跟人斗嘴。
      李轩轻笑了一声,把人拉进公园的树林里,在吴羽策不解的眼神里吻了下去。
      良久,李轩放开吴羽策被吻的殷红的唇,看着他急促的喘气,脸涨得通红,笑着开口。
      “谁说大早上只有约架会缺氧?”
  
  
  
  
  
【END】
  
  

评论(4)
热度(43)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
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真爱,你要是说我黑人物,我就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