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 SWAT Teams 0—1

☆全职方王,特警paro,百粉点文, @槐锦 

☆特地去查了有关特警的资料…是打算开个坑的hhh,所以点文的姑娘就不多打扰了艾特一次w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走Tag,HE  or  BE不定

☆特警好复杂啊(谁来告诉我为什么一个百科一个说法),希望哪里有不对的地方请多包涵。

  

  

  0、

      “怎么不说话了?”

      方士谦放下手中的行李,笑着看向一旁抿着唇不语的王杰希。

      “……什么?”那人像是刚回过神来似的回望自己,“啊……没事。”

      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方士谦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走过去揉乱人的头发,“我这都要走了,不送点饯别礼物?”

      “部队里有什么好送的…”王杰希不满的瘪了瘪嘴,敢情这人还惦记着前几天自己偷吃他托人带进来的点心呢。

      “也是,那就下次再说吧。”

      方士谦低下头去,注视着王杰希平日里仿佛洒满星辰的眸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映衬得更亮了。

      两秒后他提起行李,毫不停留的离开了房间。窗外照射出一道晃人的光线,林杰的声音隐隐约约传了过来。

      一切静得仿佛只剩下最后飘散在空气中的两个字。

      保重。

  

  

  

  1、

      晨练回来的方士谦接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消息。

      主攻单位,微草攻击组的会议室,气氛凝重得可以滴下水来,台上的林杰看到匆匆赶来的方士谦,走上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温和的一如往常。

      “……为什么?”方士谦喘着气,眼里全是焦急和疑惑,勉强吐出三个字来已经是极限了。

      “呼吸频率不对,你的瞳孔在晃,即使是刚刚晨练回来也不该这么狼狈啊,方士谦。”林杰仿佛没有听见方士谦的话,像往常一样带着笑容,不紧不慢地指出自己后辈的不足。

      方士谦没心思说话,干脆一拳挥了过去,不出所料的被轻易接下。

      “还有,手在颤的时候不要攻击。”林杰耸了耸肩,“哦对了,上级说要调任一个新队长给你们,至于我嘛,特警主攻单位待了这么多年都还没死,也差不多是时候上指挥部给你们做护身符去了。”

      方士谦张了张嘴,反复几次,终究什么也没说。

      林杰推开门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身后微不可闻的声音。

      “前辈,保重。”

      轻笑了一声,反手关上门,不甘心的液体终于滑落眼角。

  

  

  

      拒绝新事物,缅怀前队长。

      方士谦难得决定翘掉一次微草非正式的集体活动,还偏偏是新队长的欢迎会。

      空无一人的单人间里没有开灯,方士谦独自坐在床边,借着月光擦拭着随身的手枪,瞳孔涣散,心不在焉四个大字毫不掩饰的写在了脸上。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抵触这个新队长,也许是因为林杰日益下滑的状态和尽全力狼狈挽回的样子,也许,也不是。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与谁有过什么再也无法记起的约定,就像凋落的樱草花预示着死亡的花语。
 
      思绪凌乱的大脑似乎格外容易犯困,不过十点方士谦就打算洗洗睡了,随手将枪放在枕下,抄起毛巾进了浴室。
 
      十点零五分,冲过澡的方士谦睡意全无的平躺在床上,头发湿漉漉的贴在枕巾上,打湿了一片空白。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也许更久,久到方士谦头发都干了一半,忽然传来的门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明显带着匆忙,声音停在方士谦门前,床上那人的手下意识的伸向枕下,指尖触到了一丝冰冷的刹那心却好似突然平静了下来。
     
      “方前辈!方前辈醒醒!任务!”
 
      任务你妹,你当我傻啊任务难道还用得着人跑来告诉我吗?
 
      方士谦懒懒的翻了个身堵住了耳朵。
 
      “是真的前辈你要相信我啊!你房间的通讯器刚刚突然接不上了!紧急任务啊!队长已经出发了!”
 
      方士谦闻言翻身起来快速检查了一下通讯设备,果真联系不上指挥部了,心里暗叫不好,抓起衣架上的外套跑了出去。
 
      也没有忘记带上早已在手中翻转的枪。
 
 
 
【——TBC——】
 
 
【再写下去爆字数的急刹车(?),似乎刚开始有点日常?别担心是会开正(nue)剧(de),微笑。】
 
 

评论(9)
热度(16)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
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真爱,你要是说我黑人物,我就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