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 戏深

☆全职喻黄,戏里戏外,不知所云。
☆章节顺序和序号并没有问题
☆谢谢。

     

[序幕]

      喻文州不知道他是怎么喜欢上那个话唠的。
      就如同夜雨不知道他是何时喜欢上索克的。
 

[第一幕]

      “索克你个混蛋……”
 
      栗色短发的少年缩在冰凉的街角,雨水混着泪水跌落下来,砸在他揪紧的心脏。
 
      骤然改变的世界,不明的心慌,似乎超出兄弟范畴的心思,犯规。
 
      “我怎么会喜欢上你……”
 
      拉远的镜头暴露出月光下的影子微微晃动,却无人扶起。
 
 
 
     “咔–”繁重的机器后探出导演满意的微笑,“黄少状态很好,一条过!”

     所有人长舒一口气后将欢呼掀上了屋顶,也许都是做好了NG上百次的准备开拍的,可以见得这场戏的要求之高。

     这边导演扬着声音说今晚请客,功臣黄少天的手已经拍上了另一位男主的肩。

     “少天?”感受到熟悉的力道,喻文州微笑着转头,  “一条过啊,真厉害。”

     掩饰的极好的言不由衷,为什么呢?

     其实也不过是他自己自作多情,以为这都是人代入角色,却无意间瞥到他的笔记本罢了。

     惨白的纸张上龙飞凤舞的字迹,通篇都是这一幕场景的剖析,环境、人物、情节,细至动作语气神情,连同人物心里那最后一丝挣扎都不放过,完完全全解剖在喻文州面前

     这是谁?夜雨?

     不。

     心里涌上难以言说的疲倦,仿佛立刻就会淹没他的神经似的。

     分明是他。
 
 
 

[第零幕]

     回神时已经是聚会回家的路上了,昏黄的路灯打在水泥地上,心里的那人靠在肩的一侧。无言。

     第十三街区,再往前就是黄少天的房子了——并不能称之为家的房子。喻文州忽然伸手拦住了黄少天。

     街上空无一人,光滑的地面反射着灯光与月光,晃得眼前一片朦胧。

     “少天,”他听见自己陌生的声音,“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沉默,对面那人面无表情的站着,不答话,也不做任何反应,似乎这句话与他毫无干系。

     喻文州自嘲地笑了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上前一步,轻轻地抱了抱他。

     像是抱着全世界。

     啪-嗒。

     一滴透明的液体滑落,少年却没有立刻抹掉它。

     “至少,这是真的吧。”

     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消散在了街角。

    “索克……”

     场下的喻文州微笑的注视着灯光下的人,随手翻了翻又增厚了的笔记本。

     ——是梦,他明明意识到了。

     但至少,清晨枕边的湿润是真实的。

     ——也是,他根本没有梦里的勇气。

     抬首,与往常无异的微笑:“少天,演得真好。”

     是啊,演得真好。


[第二幕]

     黄少天是在接这部戏时才认识的喻文州,喻文州却并非如此。

     剑与诅咒,一个关于刚刚步入ABO世界观的故事,人们无法立刻接受新的性别观念,思想仍停留在第一性别上。

     然而分化却不会因为思想而停止,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夜雨喜欢上了索克。无关性别,却刚好是男Omega和男Alpha。

     天时地利,却并无人和。

     黄少天对这个设定异常感兴趣,痛快地接下来后还专门找喻文州讨论过。

     “嗯…”喻文州记得当时他是这么问的,“如果是一个女A和一个男A,人们会不会更容易接受?”

     “唉,虽然不排斥同性,但其实我是这么觉得的。”黄少天抖着手中的剧本,没有看到喻文州眸底一闪而逝的落寞,“比起俩男的站一块儿啊...我还是喜欢妹子的。”

     记忆到这里就断片了,像一部早已知道结局的悲剧电影,享受过前半部分的欢乐后,便会掐掉后面的结尾。

     后来喻文州对此避而不谈,两人性格也刚巧互补,关系日渐升温。

     然而戏中逐渐意识到夜雨心思的索克却开始疏远他,关系也逐渐僵硬。

     又有什么办法呢。

     即使你能掐掉后面的影像,潜意识也会告诉你,别自欺欺人了,这是个悲剧。


[第负幕]

     拍摄的尾声是标记情节,这不是影片的结尾,却被喻文州刻意拖到了最后来拍。

     因为他想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结局。
  

     Omega的发情期,Alpha的易感期,说不出事才有鬼,可导演非得整个BE结局,之前的拒绝,以及绝望的义无反顾。

     “索克…”黄少天哑着嗓子念着熟悉的句子,“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喻文州差点没克制住喊出声,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之后导演气急败坏的“咔-”和黄少天疑惑的眼神在喻文州的世界里统统淡化,一切都不存在了,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戏中亦有,戏外亦无。

     「你不知道的是,我喜欢你。」

     你所不知道的是,我在散场后要回了那张错戏的碟片,只为给自己一个自欺欺人的结局。

     又是一次梦湿枕边。

     就这样,这游戏太过投入忘记存档。
     就这样,这游戏太过真实太多感伤。


[谢幕]

     杀青了。

     一切都在最后一声清脆的打板中,归为寂静。

     喻文州帮着黄少天收拾好片场的行李,微笑着,道了最后一次别。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光影里,喻文州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少天…”
     “嗯?”
     “没事。”

     就这么,散了吧。

     最难入戏,最怕戏深。

【END】

评论(9)
热度(50)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