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周枪周】 Vaguely Meet. 1

☆全职周枪周,架空,一枪第一人称视角
☆谢谢某个张佳乐给我喂的这口毒,周枪周好啊!
☆架空架的世界观宏大,保守估计又是个坑

 
 
  【序】

      等我再次被启动时,面前站着的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更年轻的脸庞,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很帅。

      面无表情的助手指尖快速敲击在控制台上,七秒之后我面前那干净的几乎看不见的玻璃罩徐徐地升了起来,助手转过身,将什么东西交给了那个男子。

      “这是你的新搭档,打个招呼吧。”不知道助手在对谁说道。

      “你好,我是周泽楷。”有点意外的,他先朝我伸出了手。

      然而无所谓的...对于我来说,是谁都无关紧要。

      我把手递过去,握住了那片温暖。

      “一枪穿云,请多指教。”
 
 
 
 
  【一】
 
      我坐在大厦顶层的边缘,沉默地擦拭着两把配枪,双腿悬在百米的高空上摇摇欲坠。这种与我生命何其相似的场景却莫名使人平静。
 
      入秋的晚风掠过,吹动着身后的影子都在瑟瑟发抖。底层的清爽还是比不上高处的冷冽,下面的一片车水马龙、热闹与繁华之景都与我无关,我所处的地方连一点微光都吝于施舍。
 
      风向忽然变了一瞬间,时间之短连我都差点没有察觉,侧了侧身,将右手中的荒火甩了出去,不出所料的被刚刚出现在黑暗中的那人一把接住。
 
      “谢谢。”周泽楷的声音传来,带着一点孩子般的欣喜。
      我无言。荒火和碎霜是轮回配给的左轮,搭档之间一人一把,而我总是习惯性的留下碎霜——左手枪,通体暗蓝,细致地雕刻着一簇簇被子弹打散的冰花,美的无与伦比,却也极致的凄凉。
 
      而我真正喜欢的是它常年冰凉的温度,这样握在手里刚好,省得互相传递彼此都嫌多余的温暖。
 
      玻璃那支离破碎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身后那人已经先一步跃了下去。
 
      我回过神来,身体前倾的同时连起身跳下的步骤也省掉了,带着厚度的黑靴在光滑的玻璃上摩擦出刺耳的响声,却被下面传来的阵阵枪响给掩盖了。
 
      下滑,翻身,开枪。
 
      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相同的反应也同时出现在了门口那人身上,只不过弹道有所偏差,普通的银白色子弹交相辉映,封锁住了所有逃出的方向亦是希望。

      “别动。”周泽楷的声线很稳,平静的让人怀疑眼前的战局。
 
      不对。我顺着他的枪口看去,视觉所触及到角落里某个不起眼的人,眼前顿时红光大作,一种名为不可置信的情绪在心中闪过。要知道放在以前不管搭档是谁,扫描的工作总是交给我的系统来做,原因也很简单,常人根本无法判断出那个藏匿于人群的“异类”。
 
      周泽楷?怎么可能?他怎么做到的?
 
      我一边分出两成的精神用来走神,一边尽心尽力的应对面前的局面。
 
      枪口所指的那家伙一看被发现了,忽然不动了,随即打出去的银白子弹像是瞬间没了作用,直直地飞过去,然后消失在它身前一毫米处。
 
      “换枪。”我话音未落,就已经看到周泽楷手中那束翻转的火焰,以及在火光的映衬下那双暗金色的眸子。
 
      火焰的反方向,不起眼的男子身旁忽然爆发出一股清列的气息,随之而出的是足以撕破空气的水流。看似相当漂亮的水克火,却在接触的瞬间化作缕缕飘渺的蒸汽。
 
      漠然的看着男子渐渐放大的瞳孔,我扣动了扳机。
 
      冰蓝色的子弹甚至都不用改变形态,就径直地打穿了男子胸腔偏左的部位。
 
      浓稠的暗红色液体淌到我的脚边,浸湿了黑色的靴底。
 
      “至少,我们的血没有什么不同。”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在我的大脑中。
 
 
      回了回神,我把视线转移到这次任务的搭档身上,发现他居然也在看我。那双眸子也重新变回了深邃的黑色,带着一点迷茫和不知所措,完全不像是一个猎手该有的眼神。
 
      一个荒唐的念头在我心中浮起,随即被生生的压了下去。我知道自己的任何想法也是时刻受监视的。
      不过看这家伙一点没有向周围的人群解释的意思,难不成让我善后?开玩笑,以前都是那个张...张什么的工作好吧。
 
      被强行消除的记忆,一旦妄图回想就会像坠入深海慢慢死掉般无助。所以习惯了,就干脆的“忘记”。
 
      迟疑了一秒不到,我还是冲着受到惊吓的人群微微欠身,语气僵硬的道了几句抱歉,等会会有人来处理善后之类的话。向轮回的控制中心发送了请求,然后头也不回的跃出了刚刚被打破的落地窗外,听着身后跟上的破空声,微微勾了勾嘴角。
 
      周泽楷。
 
      我小心的把这个名字归入了一个系统扫描所检测不到的地方,类似为了留存不希望被清除的东西的一个带锁的隐形保险柜。说实话我不知道它是如何衍生出来的,亦不知道它到底在身体的哪个部位。
 
      双脚接触地面的瞬间,我转过身去冲着周泽楷露出一个算不上开心的笑。
 
      “合作愉快。”
 
      他看起来很开心,不知道是因为任务圆满结束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眼睛亮亮的,似是有星辰划过深邃的黑色,美的一闪而逝,甚至你明知道留不住,还是妄想伸出手来抓住占为己有。
 
      “嗯。”

_tbc_
有一个人我就更系列,flag已立,走tag

评论(6)
热度(21)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
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真爱,你要是说我黑人物,我就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