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周枪周】 Vaguely Meet. 2

☆全职周枪周,架空,周泽楷第一人称视角【换了视角高亮】

☆居然有人wdm……太感动了QAQ

☆架空架的世界观宏大,保守估计又是个坑

  

  

  

  【二】

      

      “你确定不启动一枪穿云的休眠系统?”

      “嗯。”

      助手朝着我点了点头,随即起身要走,似乎并不在意我的答案。这是他手里的问卷中最后一个问题。

      我站起来想送他出去,却被人无声的拒绝了。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也直直的回望那双眸子,只见里面什么都没有,甚至不如一枪那双盛满阴霾的眼睛。

      轻轻的关门声将我拉回现实,我顺着助手最后示意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桌子上精密的小仪器。说是精密,其实只有一个按键,扎眼的血红色带有指纹识别的功能,给人以毁灭一切的感觉。

      莫名的烦躁,我反手将它锁进柜子的倒数第二层。忘记了后果也失去了冷静。

      我为什么没由来的这么相信这那个人?哦,或许还不能称之为人的存在。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过三声后戛然而止,足够提醒主人也显出来人的礼貌。

      我伸手划动书桌上的电子屏将门打开,毫不意外的看到一枪站在那里。他还是出任务时的那身衣服,银色的立领风衣,以及那双鞋底略带厚度的黑靴。微微低着头,好歹是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了,露出一头看起来很柔软的黑发,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摸一摸的冲动。

      我压下心中这种奇怪的念头,冲着人笑了笑:“请进。”

      一枪的步子很轻,踏在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地板上啪嗒啪嗒响,墙上的电子钟很有规律地摆动着,有种莫名的安心。

      我抬起手示意他坐下,冰凉的金属桌上很干净,半机械化人也不需要茶水。我十指搭桥放在桌面上,静静的看着他。

      “我的休眠系统是什么时候启动。”是个肯定句。

      “没有……”我有点疑惑的皱了皱眉,为什么他这么确信我一定会开启休眠系统?

      “没有?”这回轮到他疑惑了,“什么意思?”

      “我没启动。”

      因为说话时习惯性的盯着人的眼睛,我清楚地捕捉到那双瞳孔里一闪而逝的惊讶。

      “……”

      他没有问为什么,说实话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谢谢。”

      我笑了,虽然他还是那么面无表情,那眸子里的感激与一点点开心是不会骗人的。

      空气又一次静了下来,少了脚步声伴奏的电子钟默默的摆动着,不发出一丝响声。

      “周泽楷,”

      “你的暗金瞳我看到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他看到了?

      然后呢?就地解决还是报告轮回上层?

      不对不对我是不是应该想想怎么脱身?一枪的话我应该打得过……

      等等。

      瞳孔收缩,我下意识的侧身向后看去,视线仿佛能穿过柜子直直的看到里面刚刚被我锁进去的遥控器。

      ——那是一枪穿云的毁灭终端。

  

      “你先冷静一下,我没有要告发你的意思。”

      一枪的声音穿过各种念头直达我的脑海,将我从思想风暴中拉了出来。下意识的一摸脑门,发现短短的几秒己经冒出了冷汗。

      我喘了两口气,尽量冷静下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

      “你窃听器屏蔽了?”

      我点点头。

      “按规矩我是该这么做,但是你没有开启我的休眠系统,这让我临时改变了主意。”

      原来这个决定救了我吗,我抿了抿唇想到。

      “不止这点,”一枪的视线转向柜子,“刚刚你看向那里——是我的毁灭终端吧?这你都不带在身边,这么信任我?”

      “……”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索性走到柜子前,输入指纹解开了锁,拿出终端丢到一枪身前的桌子上。
     
      “...锁起来了?”一枪挑了挑眉,嘴角勾出一个不明意味的笑。

      “你想怎样?”我几乎认不出自己的声音。
 
      一枪白皙的指尖在终端血红色的按钮边缘转了两圈,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长叹了一口气。
 
      “真想就这么按下去啊……”
 
      他的声音微不可闻,但我还是听到了。这句话里什么多余的感情都没有,有的只有绝望,那种完全对生命失去了希望的,最原始的绝望。
 
      我的行动甚至快于思考,反应过来时我已经挥手打开了他手底下的终端,仪器顺着光滑的桌面滑到了桌子的边缘。

      一枪猛地抬起头,我第一次看到他眼中有如此复杂的情绪,惊讶,不解,阴郁,防备,甚至是...感动。
 
      “不要...”
 
      我看见他略微涣散的瞳孔中倒映着我焦急的神情。

      “别这么善良,会害了你。”良久,他掩去眼底的情绪,依旧操着淡淡的语气道。
 
      我突然感觉一阵的心疼,对于眼前这个人,不,半机械化人,没由来的心疼。
 
      “那我们就是搭档了,”一枪起身,同那天晚上一样朝我伸出了手,“以后请多指教。”
 
      抬手握了上去,我也没有问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即使问了我也得不到答案。
 
      “搭档。”
 
 
      门关上了,一枪穿云走在一望无尽的长廊中,靴子轻轻的点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走廊的尽头并不黑暗,刺眼的白炽灯打亮了整座地下建筑,却仍不是光明的颜色。
 
      声音忽然停止了,分布在各处的摄像头又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搭档...吗?”
  
     别开玩笑了。

 

_tbc_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文力掉也就算了还朝着不可控的方向狂奔...

评论(6)
热度(17)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
对笔下每一个角色都是真爱,你要是说我黑人物,我就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