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以南别亦难 | Powered by LOFTER

【周枪周】 Vaguely Meet. 3

☆全职枪周,架空,第三人称视角【一直在换视角x】

☆展开了一点世界观,进度太快了我想码章日常刷刷感情缓一缓…结果没刹住车x

☆《鹿港小镇》真的敲适合本章(文?)的BGM!方糖放多了真的会甜死的!




      江波涛跟在助手身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


      不知道从哪道门开始,他们的行进速度变慢了不少,助手需要时不时停下来输入一些指令,每当这时,他的余光都会扫过江波涛,后者也很识趣的主动避开视线,嘴角乖顺的弧度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机械运作的声音似乎在提醒着什么,助手的警戒心与走过的路成正比下降着。
  
      在经过最后三道门的同时,三组数字也相应地印在了江波涛的脑海中。
  
      ——真是改不了的自以为是,不管是哪个物种。
  
      不知名的神灵坐在天上嗑着瓜子点评。
  
  
  
  
  
      灰色调的封闭空间显得有些空旷,一座精密的控制台,一个玻璃制成的巨大培养罐就是全部了。
  
      如果周泽楷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就是几天前他领到一枪穿云的房间,只不过培养罐的位置略有不同。
      紧接着,与几天前完全一样的场景重现在这个房间里,就连助手的语调也没有改变分毫。像是不知道彩排过多少次的一场表演,再盛大,也无味。
  
      江波涛同样拿到了一部毁灭终端,在问卷中将无浪的休眠系统启动在「没有任务和紧急状况的所有时间」。如一台随用随取的工具,不用了就扔在一边,坏了就修,修不好就丢掉。
  
      这就是半机械化人种的命运。江波涛也只是为他们感到可悲,是,他们确实有一半是人类,但这一半所拥有的全部思想,就只有「被人类赋予了生命,就要听命于人类」这一条而已。
  
      轮回的高阶半机械化人大多是重复使用的,损坏了也没关系,芯片一输在原模原样造一个就成,而且毁灭终端并不会伤到芯片。银武也是固定装配,但它是用异类的DNA制成的特殊武器。可以对使普通攻击无效的异类进行杀伤,珍稀程度不言而喻,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半机械化人不过是靠芯片重塑技术才略胜于银武的。
  
      他们被称作半机械化人种,而不是半人类机械,这或许是人类最后的温柔了。
  
  
  
  
  
      商业街上一片车水马龙的热闹与繁华之景,信号灯由红变绿,闪过的轿车后面隐约露出两个人影。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没有任务的日子里约一枪穿云出门。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站在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一枪穿云就站在身旁,这令周泽楷有些意外,其实他没有期望他会来。
  
      一枪穿云终于换下了执行任务时的那套带有金属质感的银色风衣。虽然此时他身上的大衣依然是与银差不多的灰色,但纯羊毛的料子比冷冰冰的金属要温柔太多了。
  
      兴许是受这个的影响,一枪穿云的面部线条也不好像的柔和了不少,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是个冷硬的人呢。周泽楷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地轻轻笑了一声。
  
      这一笑不要紧,如果说换装后的一枪穿云俨然一幅都是英俊好青年的形象,那么周泽楷不穿衣服...啊不是,是就算没有衣服的帮衬,也是帅得祸国殃民的一人。
  
      感受到周围人投来的目光,周泽楷特有的小雷达告诉自己,再不走很快就会有大妈接连上来问联系方式了,上来第一句开场白周泽楷都背过了——“小伙挺俊呀,多大了?有女朋友了吗?”......
      总之至少在此时,时代过于开放在周泽楷眼中不是什么好事,古代女子看到心仪的公子不都是用手绢掩着羞红的脸快步离去吗?不对,古代好像还有更可怕的媒婆,丑八怪能说成西施的技能我学不来的......
  
      一枪穿云并不知道周泽楷此时丰富的内心小剧场,只是饶有兴趣的盯着几秒之内他神情的飞速变化,觉得很好玩儿。
  
      下一秒,他的手中温度一热,整个人毫无准备地被往前一带,只来得及看到了周泽楷翻飞的米色大衣衣角,双腿甚至不过大脑的自己跟随着前面那人的步子跑了起来。
  
      二人的身影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中,速度并不快,好像忘记了自己真实的身份与速度,像个普通人一样无所顾忌的奔跑着,累了可以歇,因为不用抬头也知道身旁那个人没有走,就停在原地等你。
  
      这种感觉似乎可以把全世界都抛在身后,像是私奔,像是胜利大逃亡。后面是落日的余晖,前方是地平线,身边是你。

  

  

  

      不知道跑出了多远,周泽楷停下步子望向周围,似乎离开商业区中心有些距离了,路上的行人少了很多,沿街的商店也从清仓大甩卖过渡成了小资的咖啡馆。周泽楷随意地选了一家爬满绿色植物的店铺,拉着一枪穿云走了进去。

       这是家森系的咖啡馆,优越的采光条件使店里的植物看起来好极了,空气中弥漫着木屑的清香,伴着阵阵轻柔的音乐传来,使人心安。

      二人在木制的吧台前落座,却不见有人出来招呼,吧台里面一扇虚掩着的小门隐隐约约传出咖啡机工作的声音,和一个温柔的男声轻轻哼唱的声音。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爹娘?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   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

   

      一枪穿云轻轻挪动了一下椅子,里面的歌声停顿了一下,随即传来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欢迎光临Vaguely  Meet,请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男子的形象和声音一样的温暖,干净的白衬衫,挽起的袖口处露出一寸白皙的皮肤,那双指节分明的手上沾着点点褐色的粉末,散发着淡淡的咖啡的醇香。他鬓角柔软的发丝被水滴形的小夹子别在耳后,露出人漂亮清秀的面容。

       “拿铁。”“卡布奇诺。”

      “好的,请稍等。”

      男子在吧台里忙碌了起来,店里的空气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偶尔传来的瓷杯碰撞的音韵与墙上的木钟运作的齿轮声,在一枪穿云听来都是那么难得,这比每天周而复始的金属电子音要动听太多了。

      背景音乐忽然又响了起来,男子也跟着它继续刚才那首没唱完的歌。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清晨 鹿港的黄昏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 砌上了水泥墙
         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
         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门上的一块斑驳的木板 刻着这么几句话
         子子孙孙永保佑 世世代代传香火……”

  

  

      咖啡在温柔的男声中端了上来,一枪穿云左手捂上杯壁,感受着陶瓷传导的灼热,顺便示意周泽楷把盛方糖的小罐推过来,随手取两块丢了进去。

      周泽楷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什么,吧台里的男子也轻笑出声。一枪穿云有点奇怪地瞥了这俩人一眼,抬手把瓷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紧接着第二口,第三口。

      “扑通——”第三块方糖也丢了进去。

      周泽楷低下头去喝他的卡布奇诺,却掩不住眼底的惊讶。男子更是直接问了出来:这位小哥,不会太甜吗?”

      “甜…?”一枪穿云皱了皱眉,“没有,咖啡本来就是苦的,其实我更喜欢鲜榨果汁。”

      周泽楷带着一嘴的奶沫抬起头,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搭档。而他的搭档看着他的样子,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揪了张纸递过去,不想周泽楷舌头灵巧地一卷,唇上的奶沫便刮进了嘴里。

      真是可爱,一枪穿云在心里如此评价道。而周泽楷也默默的在心里记下,喜欢鲜榨果汁不喜欢苦涩的人,一定是个温柔的人。

  

      这个下午阳光很好,透过落地窗和层层绿墙洒进来,打在干净的木地板上,空气中漂浮着细小的尘埃粒子,能用肉眼看到的。

      店里时停时播的音乐,门外不时传来的汽车鸣笛音,门里断断续续的闲谈声。这种下午听起来真的是毫无意义且浪费时间。

      但有时,你会希望这种下午再长一点,最好永远都不要结束。

  

  

      最后一抹斜阳被推开的店门放了进来,正在擦拭杯子的男子手上动作一滞,脸色微变。

      “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人一身褐色风衣,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最让人心忧的还是那双无神的瞳孔。

      “任务。”

      ……。男子低下头去没有讲话,思绪微微放空。

      是吗,连这里都被知晓了啊。还是我太天真,一旦涉足这个领域就不会再有秘密可言?

      亏我还以为,我可以碰触到阳光呢。

  

      最后一丝夕阳终于从城市上空略过,咖啡馆随即坠入一片黑暗。男子放下手中的杯具,拿起钥匙随着来人离开,落锁。

      招牌上花体写成的“Vaguely  Meet”在夜幕中显得模糊不清,但来人的面容却似乎变得越发清楚。

      如果一枪穿云在这里,一定会认出他的样子。

      轮回高阶半机械化人种——无浪。


-tbc-

江副上线√


评论(1)
热度(12)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你好,我是怃梦。